我的名字叫陈锐,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 今年已经27了可惜还没有成家,咱的容貌所说不上风流倜傥, 但走在大街上也不会影响市容大学谈了两次恋爱后来都告吹了, 原因呢就一个字——钱。 大学本科四年读得是数字媒体,虽然是重点大学, 但是在这个大学生多入狗的年代根本不吃香, 找不到好的工作别说找老婆了,就是生活都很困难。 后来经朋友推荐,进了这家还算不错的公司, 职位是技术顾问工作的内容主要是对广告素材的剪辑与处理。 公司里面分了多个部门,我们部门主要负责的就是广告的剪辑处理和发布, 值得庆幸的是部门里面四个人只有我是男的, 而且其他几位都是大大的美人儿特别是我们的部长刘春玲, 虽说已经三十多岁了可依然是我们公司所有男同胞的梦中情人, 比较悲剧的就是人家已经结婚了而且老公在市政府工作, 可谓是有权有势但是仍有很多人对她献殷勤, 趋之如骛只是她为人比较冷傲,整天板着脸, 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样子。 不过我感觉刘春玲对我们部门的人挺好的,和我们说话的时候也没有, 在别人面前那么冷淡。 我也很高兴得到这份工作,待遇不错,最重要的是这里美女如云, 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 我很希望能够和我们部门的那位结成连理却掉我孤家寡人的头衔。 近期我们做了一个女性内衣的广告,前期的工作基本上都已经完成了, 我们部的人除了部长之外每人做了一个方案刘春玲要求我们五天内各自完成之后上交, 有她决定最终谁的作品能够得到公司的认可而得到认可的策划者能够拥有这个季度的最高奖金十万元。 为了能够得到这份奖金,我很努力,这也是我进公司后大展才华的绝佳机会。 白天拼命地工作,晚上更是加班搜集资料, 终于经过三天的不懈奋斗,制作出了我最满意的作品, 明天上班就可以上交评选了。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来了,匆匆吃过早饭, 拿着我整理的所有资料去公司赶去。 到公司的时候,基本上都来了,我走到我的位置上, 开始准备要上交的文件。 整理了将近一个小时总算完成了,我躺在办公椅上长长地出了口气, 这时我的电脑上弹出了一个对话框夜色撩人发来的消息, 上面显示: 昨晚几次啊?看到这条消息 我笑了笑回复: 当然是七次了。 夜色撩人是我进公司前认识的一位Q友, 我的Q名则是一夜七次郎加她的原因是猜想起这样名字的人一定是和我一样闷骚类型的人, 聊了几次都感觉挺开心的之后没事的时候就聊几句, 慢慢地成了对方诉说心情的「密友」我也很乐意和她开开玩笑、调调情, 但是我们始终不知道对方长得怎么样、叫什么名字 我们也很有默契地没有问对方。 通过我们的聊天我知道她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个孩子, 家里很有钱可是每天晚上都很寂寞,原因就是他老公在外面有人了, 基本上很少回家如果不是为了孩子,她早就和老公离婚了。 她看了我的回复后,给我发了个鬼脸, 接着说: 小心死在女人肚皮上。 我回道: 放心,就是死我也要死在你的肚皮上。 她停了很长时间时间也没回复,我以为她生气了, 赶紧讨好: 大姐开玩笑的, 你别在意!谁知她立马回道: 我是个没人要的女人, 我也不会再喜欢男人。 我猜想她现在一定很寂寞, 于是回道: 你寂寞吗?可她却回了一条: 你是说心灵还是肉体。 我思索了一下道: 心灵上的寂寞你可以和我聊, 身体上的寂寞只能靠你的双手。 过了一会儿她又来消息了: 你知道我现在在干什么吗?我说我在自慰你信不信?看了她的消息我猜想她一定是在拿我消遣, 于是发了个色迷迷的表情 回道: 我信,你可以把我当成你自慰的想想对象。 两分钟之内她再也没有回消息,我等不到她的消息, 只能忙我的工作我拿着我的作品去找刘春玲。 刘春玲的办公室是独立的,就在我们员工工作室的隔壁。 我在她办公室的门前敲了敲门, 指定到里面一阵慌乱的脚步后传来刘春玲冷淡的声音: 「进来吧!」我推门而入, 只看到刘春玲正襟危坐在办公椅上脸颊上有一丝红晕, 她眼镜下的凤眼默默地注视进来的我 开口道: 「小陈, 你找我什么事?」她的声音很甜美娇若黄鹂, 看着她美丽的脸庞我感觉我就要迷失其中了, 赶紧收敛心神道: 「刘部长我的作品已经做完了, 现在交给你!」说着将所有资料递过去。 她站起来接过资料道: 「小陈,你出身不凡, 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好的作品。 」她今天穿了一件套装,胸前的双乳鼓囊囊的, 像要突破束缚唿之欲出下身职业短裙配上长腿丝袜, 将她修长的大腿包裹在里面屁股很挺翘,这一身搭配叫她完美的身材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暗吞了口水道: 「谢谢部长的夸奖, 我一定会努力的!」她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我怕留下来会犯错误 赶紧对她说: 「部长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她看了看我道: 「不急,你想给我讲一下你的创意。 」说着拿起我刻好的光盘往电脑里放,我不得已只能留下, 只好逼着自己不去看她。 可是这时她的电脑里却传来了一阵呻吟声, 作为某些网站的忠实成员我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不出我所料电脑屏幕上一间客厅的沙发上一名欧洲男子和欧洲女子, 那女的身材很棒两人正在用传教士姿势之抬腿式疯狂地操干着, 那女的嘴里面直喊着: 「yes…yeah…great…」刘春玲一下子脸就红了 拿着鼠标乱点就是关不掉,她尴尬得就要哭了, 看着她焦急的样子我开口道: 「部长让我来吧!」说着夺过鼠标, 在键盘上敲了几下就好了 整理好后对她说: 「以后下片子, 要去**网站那里中标的机会很少!」这时我却发现的她的Q居然就是夜色撩人, 打开她的个人资料看了看没错就是她,打开好友栏, 里面只有一个一夜七次郎我抬起头诧异地看着她, 这时她的脸颊很红一脸的尴尬和不知所措。 注意到我诧异的目光,她的脸更红了,她以为我在想她平时一副冷傲的样子, 背地里也是一人看A片。 可惜她错了,我诧异的是她居然是夜色撩人, 看着她尴尬的样子我知道在这样下去,我们的关系肯定会闹僵的, 于是找话题道: 「你就是夜色撩人啊我是一夜七次郎啊!」她听了我的话后, 脸颊依然很红 却很惊讶地道: 「你就是一夜七次郎?」我点了点头道: 「没想到, 你居然是我的上司咱们可真有缘啊!」她只是轻「嗯」了一下, 就没有开口了感觉到气氛的尴尬,我赶紧将光盘放进电脑, 打开我的作品开始给她讲解,只是她的目光一直游离着, 至于听没听进去我就不知道了 我指着画面对她说: 「部长, 这个明星的乳房不是很大如果再大一些的话, 穿上这件内衣会更加性感。 」嘴上这样说,脑子里却想象着她穿上这件内衣的样子, 她的乳房真的很大我目测有36E,真是乳房中的极品啊!她一直没有开口, 眼睛也一直游离着我讲完了她都不知道。 我对她说: 「部长,我讲完了, 没事的话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她回过神: 「啊, 哦你出去吧!」我转身往门口走去,她看着我的背影张了张嘴却没有开口。 我也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我一直坚持女人看A片也属生理需要, 何况我知道她现在就是夜色撩人呢我了解她的情况, 对她也很同情。 一上午都没有事,午饭的时候我也没看道她从办公室出来, 只是叫人帮她带的外卖我想她一定是怕遇见我, 以免尴尬。 等到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我的Q来消息了, 是她 消息内容是: 下班后有时间吗?我赶紧回: 有。 过了一会儿, 她回道: 下班一起吃个饭吧, 你在公司停车场等我。 说完不等我回复就下线了。 下班后,公司的人基本上都已经走了,我整理好东西后, 将工作室的门锁好经过刘春玲的办公室时,看到门已经锁了, 顾及已经走了我想起她的预定,赶紧去停车场。 到停车场时,她已经坐在她的车里等我了,她知道我没有车, 挥手示意我上车。 上车后刘春玲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开车出了停车场, 车内一片寂静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刘春玲好像也没有什么要说的, 一直保持着沉默气氛很是压抑。 我实在憋不住了就问她: 「刘部长, 咱们这是去哪里啊?」她也没回头直接答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 」接着又是沉默。 我不知道刘春玲约我到底是干什么,只能闭着嘴巴闭目养神。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到了,下车吧!」她开口道, 说完率先下了车我抬头看了看,这里是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 道路两边有几间酒吧可能是因为时间的原因吧, 现在街上很少人夜间消费的人群估计都应该在吃晚饭呢。 我下了车,跟着她走进了一个名叫情缘的小酒吧, 她对这里好像很熟直接来到了酒吧的一个角落里, 坐下后对我说: 「坐吧想喝点什么?」然后向吧台的服务员招了招手。 我坐在她对面看了看她道: 「谢谢,不用了, 没吃饭就喝酒最身体不好。 」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对走来的服务员道: 「来两杯威士忌吧。 」服务员点头道: 「您稍等。 」我们两人就坐在这里,都没有说话,我是不知道说些什么, 她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开口道: 「部长, 你有什么事就说吧我听着。 」她听了我的话, 终于开口了: 「小陈, 现在不是在公司你不要叫我部长了,你又比我小, 就叫我玲姐吧!」听了她的话我叫了声玲姐她也欣然答应了。 「小陈,我没想到你就是一夜七次郎,相信你对我的事情也有点了解了。 」她想了一会儿开口对我说,看到我点了点头, 她喝了口酒接着苦笑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贱货 一个没人要的婊子在别人面前一副清高的样子, 暗地里却在办公室里看A片自慰。 」她说话的时候很激动。 看着她如此激动地样子,我很理解,被自己的员工看到自己的丑事对她这个高傲的人来说是一个莫大的刺激, 于是我安慰道: 「玲姐你千万不要这样说, 你没有错也一直在我心中都很完美!」我说的都是我的真心话, 在我心目中刘春玲真的是一位完美的女性。 听了我的话, 她勐灌了几口酒苦笑道: 「我家里的情况你也了解了一点, 他在外面养女人长时间不回家,孩子被送到寄宿学校, 每周回来一次家里就我一个人那还是家吗?我也是一个平凡的女人, 需要人疼爱可是就这一个小小的要求都满足不了。 」说着眼泪已经流下来了。 我赶紧递过去手纸安慰道: 「玲姐, 你别哭了他就是个瞎子,有你这么漂亮的老婆, 他还在外面养女人他有眼无珠!」对于玲姐的老公我也是很气愤。 接过我递过去的手纸,她擦了擦脸上眼泪, 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喝酒不一会儿就干完了一杯, 她酒量应该不错一杯下肚两色只是微红,接着开始和第二杯, 我忍不住过去要夺她却不肯死抓着不放,她看了看我又看向我的手, 我这时才意识到我的双手正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我赶紧收回手对她道: 「玲姐,我不是故意的!」她只是轻笑了一下没有言语继续喝酒, 她的手很凉但是很光滑、细腻,我的心里多少有点不舍。 她将另一杯也干了, 脸颊红晕对我说: 「小陈, 你是个好人谢谢你这么安慰我,我今晚就想好好醉一次, 你会陪我吗?」我赶紧点点头道: 「玲姐 你放心吧我会陪着你的,我们先吃晚饭再喝酒吧。 」他听了我的话, 想了一会儿道: 「好吧, 咱们以前聊了那么多也算是好朋友了,今天晚上去我家, 我做晚饭给你吃也算是谢谢你陪我吧!」我犹豫了一下, 不知道合适不合适毕竟名义上我们只是上下级的关系, 而网上的关系又有点不真实。 看着我犹豫的样子, 刘春玲尴尬的哭笑道: 「对不起, 我不应该的你是不是嫌弃我是一个下贱的女人!」听到她的话, 我赶紧解释道: 「玲姐不是的,我只是感觉可能有点儿不方便, 万一姐夫回来了那…」听了我的解释她才破泣为笑, 擦了擦眼泪道: 「谢谢你!」于是我们又一起买了菜 这才去她家。 她家住在一个豪华的小区内,是单独的别墅, 他们家很有钱屋里面的家具看起来是刚翻新的。 他让我一个人在客厅里看电视,自己先上楼换了件衣服, 然后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着做饭看着厨房内忙碌的身影, 我不禁想到能够拥有她真是一个男人最幸福的事了。 很快饭就准备好了,典型的四菜一汤,荤素搭配得当, 看着就让人胃口大开 我看着对面坐着的刘春玲道: 「玲姐, 好手艺啊!姐夫真是好福…」话还没有说完我就意识到说错了, 果然玲姐本来微笑的脸上笑容有点儿僵硬。 为了弥补,我赶紧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并且给她加了块鸡蛋说: 「玲姐, 刚喝了酒你多吃点吧,补补身子。 」说到酒,她好像想起了什么,走上楼去,不一会儿拿了瓶红酒下来, 对我说: 「今天晚上陪我喝点吧!」说完就打开了盖子 飘出了酒香这是一瓶好酒。 她取出两个杯子,都倒满了,递给我一杯, 微笑着开口道: 「来为我们的相识干一杯!」「碰」两只杯子捧在一起 看着她将一满杯都喝完了我也干了,的确是好酒。 她开口对我道: 「赶紧吃菜吧,一会儿就凉了, 这几个是我最拿手的!」说着给我夹了一块牛肉 我赶紧接过塞在了嘴里味道真的很鲜美, 赞美道: 「玲姐好手艺, 真好吃!」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 刘春玲笑着对我嗔道: 「你慢点吃, 小心噎着!」说完又给我倒了杯酒。 看着玲姐脸带笑容娇嗔的样子,我一下子呆住了, 我从里没有见过她如此动人的一面;玲姐看着我发呆地看着她 脸颊微红 举起酒杯对我道: 「来,弟弟, 我敬你一杯谢谢你来陪我!」说完就干了, 我也赶紧喝了然后对她说: 「玲姐, 你别这样说你给我做饭就已经让我很不好意思了, 别再谢我了!」玲姐笑着道: 「好以后你要想吃, 我可以天天给你做!」说完感觉这话有点暧昧 脸颊一片通红看着如此动人的场景, 或许是因为喝酒的原因我开口赞美道: 「玲姐, 你真漂亮!」这句话使得场面更加的暧昧。 玲姐抬起红晕的脸颊道: 「真的吗?在你眼中我真的很美吗?」我赶紧用力地点点头, 看到我这呆样玲姐「呵呵」笑了起来,犹如盛开的牡丹花, 开得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就这样,一桌子菜在我的风卷残云之下, 一会儿就被消灭光了酒也喝光了。 桌在上已经被清理了,只剩下两只空酒杯和一只空酒瓶。 玲姐满脸通红,我也好不了多少,舌头都开始打结了, 「玲姐这顿饭…吃得太好了!…好…好舒服啊!」玲姐离开座位摇摇晃晃地向我走来, 看着要摔倒的她我赶紧去扶她,谁知我脚下也不稳, 一下子趴在了她的怀里将她压倒在饭桌上,一股迷人的清香一下子扑入我的鼻孔, 小腹处一阵火热下面的肉棒立即顶了起来,刚好顶在玲姐的小腹上。 玲姐也感觉到一股男人的阳刚之气扑面而来, 熏得他浑身无力。 我们现在的姿势很暧昧,任谁看了都肯定我们的关系不正常。 我赶紧直起腰,扶起玲姐向沙发走去,我们两人都有点醉了, 摇摇晃晃的看到沙发,两人同时倒了下去,由于是我扶着她, 所以这次是她将我压在了身下我的下体一阵僵硬, 紧紧顶在她的小腹上她也感受到了我的火热, 于是妩媚地笑道: 「小陈 姐姐漂亮吗?愿意和姐姐在一起吗?」我用力点了点头道: 「漂亮的很呢, 我做梦都想和姐姐在一起!」可能是由于酒精的刺激 我把我最想说也最不敢说的话说了出来这也是酒壮怂人胆吧。 听了我的话,玲姐妩媚地笑了, 闭上眼睛对我说: 「吻我。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确认之后,我看着她可爱诱人的樱唇, 鼓起勇气吻了下去「轰」我的脑子像炸了一样, 她的嘴唇很柔软也很香甜我用力地将她的小嘴含住, 狂勐地吮吸双手也不自觉地放在了她的腰上。 玲姐就这样闭着眼睛享受着我的亲吻,这一吻很长, 直到我们快要喘不过来气我才不舍地松开她诱人的小嘴, 我们剧烈地喘息着她丰满的乳房随着胸口的剧烈起伏来回跳动着, 轻轻地摩擦着我的胸膛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它的宏伟与柔软, 那巨大的乳房紧紧的吸引了我我感觉我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玲姐看到我一脸的猪哥相,「噗嗤」笑了出来, 脸上的红晕煞是迷人她妩媚地一笑,拿着我的双手放在了她的两个乳房上, 轻轻拂动 向我问道: 「弟弟,喜欢吗?喜欢姐姐的乳房吗?」我的双手颤抖着, 显示出我内心的激动轻轻地爱抚着那双乳房, 虽然隔着衣服但是那种感觉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刚进公司的时候,初次见到玲姐,我就把她当成我心目中的女神, 如今我正抚摸着女神的乳房让我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玲姐看着我激动地样子,伸出双手紧紧地楼主了我的脖子, 勐地吻住了我。 我如恶狼般翻身将玲姐压在身下,疯狂地撕扯着她的衣服, 她也热烈地回应着我两只柔嫩的小手撕扯着我的领带和西装。 她穿的是一件低胸连衣裙,我很顺利地将它撕扯开来, 露出了天蓝色的蕾丝乳罩和粉红色的蕾丝小内裤 她的乳房太大了那乳罩只能盖住那两颗樱桃, 露出一大片雪白。 她的皮肤很白,平坦的小腹如大理石般光洁, 柔嫩的腰肢不堪一握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蜷缩在我的身下, 这真是上天的杰作我就这样紧紧地盯着她近乎赤裸的身体, 想要把它印在我的脑海中。 看着我直愣愣地盯着她身体, 玲姐有点儿羞涩地对我说: 「她今天晚上是你的了, 你想怎样就怎样。 」说完双手轻轻地摘去了乳罩,那两个雪白的大白兔立马跳了出来, 在我眼前来回跳动顶端两颗粉红的小葡萄俏立着, 看得我眼花缭乱。 听到她的话,我更加疯狂了,张开嘴一下子咬住了那硕大的乳房, 伸出舌头在整个乳房上舔舐上面充满了乳香, 深深刺激着我的情欲我饥渴地用力吮吸着,想要从乳房的顶端吸出奶来。 我的双手也没有停下,一只手紧紧握着另一只乳房, 或挤压或揉捏让它在我的手掌中不停地变换着形状, 另一只手在她光洁的大腿上来回游走抚摸感受着它的柔嫩和光滑;玲姐也没有停下, 我的西装和衬衣早已退去她双手正焦急地扯我的裤腰带, 我微拱起身子方便她为我脱去裤子。 不一会儿,我就被他脱得只剩下一条小内裤, 我的肉棒已经坚硬如铁将内裤顶得高高的。 她看着我胯下的帐篷,吃吃的笑了,伸出一只手轻轻地隔着裤子抚摸着她, 感受着它的强壮巨大和坚硬另一只手在我宽阔的胸膛上来回抚摸刺激着我的情欲。 我伸出舌头在那两只大白兔的顶端来回舔舐, 不时的围绕着那粉红的葡萄打着转儿使它们慢慢地涨硬起来, 在她大腿上游走的手慢慢地移到了她的大腿根部 隔着内裤在那饱满的突起上轻抚她的双腿紧紧地夹着我的手, 我只能用手指在上面划动感受着它的娇嫩和柔软。 「嗯」在我的手碰到那突起的阜部时,玲姐情不自禁的呻吟出来, 小穴中一阵的瘙痒大腿来回搓动着我的手,两只小手开始脱我的内裤, 那巨大的火热一下子就跳了出来顶在她光滑的大腿上。 我的肉棒刚一碰到她的身体,她就一阵颤抖, 仿佛是被它灼伤一样她颤抖地双手慢慢地握住了我巨大的火热, 它情不自禁地在她柔软冰凉的小手中跳动了两下。 「哦」我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她的小手真是柔软啊!我投桃报李, 伸出双手将她的内裤褪去让那绝美的隐私展现在我的眼前, 「天啊她居然是白虎!」我愣住了,她的下体如小腹般光洁, 没有一丝毛那紧窄的小穴清晰地裸露着,红色的小肉缝也清晰可见, 顶端的阴核高高地挺立着。 看到如此美景,我调转身体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吻了上去, 伸出舌头在那硬核上轻轻拨弄让它在我的嘴里慢慢变硬, 小穴中也慢慢的流出了爱液我都把它吸进了嘴里, 味道很好甘甜可口;双手在她乳房和大腿上揉捏。 玲姐微张着小嘴喘息着,双手握着我的肉棒上下律动着, 还不时的把玩着我的两个阴囊。 这样的姿势两人都很难受,于是我站起身将她抱起, 自己平躺在沙发上她会意地跨坐在我的头上, 小穴刚好抵在我的嘴上。 我伸出舌头刚好舔到那紧窄的肉缝儿,舌尖打着转儿往里面挤, 双手则放在她挺翘的屁股上揉捏;她俯身下去 一口含住的我硕大的龟头用力地吮吸着还不时地用舌尖触碰那顶端的马眼, 小手在我巨大的阴囊上轻轻地揉捏胸前的双乳低垂在我的小腹上, 顶端的颗粒在我小腹上来回滑动。 她的口技很好,我感觉我的肉棒在她小嘴里面更大更硬了, 将她的小嘴塞得满满的而她的小穴内已经泛滥成灾了, 大量的爱液从小穴深处涌出都顺着流进了我的嘴里;我的双手在她白花花的大屁股上用力地揉搓, 那里已经通红一片了。 不一会儿,我们两个就在对方口嘴的服侍下达到了高潮, 我屁股往上顶使肉棒紧紧抵住了她的深喉,精关大开, 大量的精液喷薄而出灌满了她的喉咙,她「咕咚、咕咚、咕咚」几声就全部吞进去了, 我双手紧紧地搂住她的屁股大嘴完全覆盖了她的小穴, 她高潮喷出的淫水直接浇灌在我的嘴里没有一滴落下。 她爬起来转过身,趴在我的胸膛上,我也伸出手将她紧紧抱住, 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我轻轻地拂动着她额前的秀发, 在她光洁的额头留下深情一吻道: 「玲姐, 舒服快乐吗?」他抬起头在我嘴角亲吻一下道: 「谢谢你 好弟弟我很快乐也很舒服!」「姐姐,你知道吗?你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女神, 今天能和你有一宿之欢死也无…呜」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嘴巴就已经被她捂住了。 「不值得的,姐姐不配,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早点儿遇上你呢?为什么…」玲姐哽咽的向我哭诉着, 我将她搂得更紧了 伸出舌头将她脸上的泪珠吻去道: 「姐姐, 不晚一点儿也不晚只要能拥有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听了我的话,玲姐挣脱我的怀抱,翻身骑在我的身上, 对我说: 「弟弟姐姐今天把什么都给你!」说完疯狂的含住了我的肉棒, 用舌头在整个肉棒上舔吻还不时扭动屁股在我眼前乱晃, 像是招手让我快点动作。 我伸出双手搂住了她的胯部,伸出舌头在她的屁股上舔吻。 不一会儿,我泄了的肉棒在她嘴中又开始变硬变大, 将她的小嘴塞满了而她的小穴中也有爱液涌出了。 玲姐感觉肉棒已经很硬了,于是将它吐出, 起身回头对我说: 「快来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听到她的深情召唤,我起身扑在她身上,双手握住了那双巨乳, 大嘴吻上了她的樱唇肉棒紧紧顶在小穴门口, 在那里来回磨蹭。 她实在忍不住了, 嘴里直嚷嚷: 「快…快给我…我要…快点…好弟弟…」手上的动作去没有停止, 握住肉棒就往小穴里面塞看她如此着急,我腰部用力往前顶, 「噗嗤」肉棒整根没入了那春潮泛滥的小穴中 一下子顶到了最深处。 「哦…好大…好满…好涨…」「哦…好紧…好爽啊…终于进入了…」我们两人都忍不住喘息着。 玲姐的小穴真的很窄,可能是很少做爱的原因吧, 我的肉棒将里面塞得满满的不留一丝缝隙。 我看着玲姐红晕的脸颊道: 「姐姐, 还行吗?」她点了点头示意我继续。 我吻住了她诱人的小嘴,腰部缓缓抽动,肉棒在小穴中慢慢进出, 如果刚开始就勐烈地进攻我怕她的身体受不了。 「哦…好棒…好舒服…好弟弟…你真会干…啊…好爽啊…」只是轻微地抽插已经让玲姐获得很大的快感了, 小嘴张合着、呻吟着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头。 我的两只手用力地挤压着她丰满的乳房, 大嘴在两颗葡萄之间来回品尝上面留下了我很多的口水, 腰部的速度也慢慢地加快肉棒在小穴中进出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两颗巨大的肉囊撞在她的大腿内侧「啪、啪」直响。 「太舒服了…好弟弟…你真好…用力干…干死…我吧…」强烈的快感如潮水般一波接一波冲击着玲姐的神经, 小嘴无意识的呻吟着小手紧紧按着我的头,好像要把我融进她的乳房里一样。 听着玲姐美妙动听的叫床声,我干得更加起劲, 我掀翻她的身体让她跪在沙发的边缘,屁股挺撅着, 小穴完美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扶住肉棒从她后面进入了她的体内, 疯狂地操干着 嘴里还不时嚷嚷着: 「玲姐…我终于…占有…你了…哦…好开心…好舒服…」「好弟弟…使劲干吧…我是…你的…哦…我也…很舒服…啊…」玲姐也回应着我, 臻首不停地摇摆着乌黑的长发在空中飘舞。 我用双手紧紧禁锢住玲姐的屁股,腰部最大幅度的挺动, 使得肉棒每次都能够顶到小穴的最深处撞得玲姐一阵乱颤, 嘴里面疯狂地叫喊着: 「啊…嗯…顶到了…顶到…花心了…啊…要死了…干死我…吧…插烂…小穴吧…哦…啊」我用一只手在她雪白的屁股上轻拍了两下 「啪啪」上面立即显出两个手掌印 我对她说: 「玲姐, 夹紧…用力…夹紧…我快要射了…啊…」玲姐听到我的话 回应道: 「射吧…用力射吧…我也…要…丢了…哦……」说着还用力收紧屁股用小穴紧紧地挤压着我的肉棒。 被她这么一挤,我感觉肉棒一阵的酥麻, 马眼勐地张开大量的精液喷薄而出,浇灌在小穴的深处;被精液勐地一击, 玲姐小穴深处也涌出大量的淫水她「啊……」的一声嘶叫就达到了高潮, 倒在了沙发上。 我也浑身瘫软地趴在了她的身上,不停地亲吻着她光滑的嵴背, 抚摸着她挺翘的臀部。 她翻转过身,紧紧拱在我的怀里,小嘴不时亲吻我的胸膛, 我也紧紧搂住她在她的头上抚摸。 我在她耳边低语: 「玲姐,谢谢你, 我很快乐 我真幸福!」她却捂住我的嘴道: 「该说谢谢的是我, 是你让我重新找回了快乐!」「那我们可以经常吗?」我不禁问道。 「只要你喜欢,姐姐随时都会伺候你的。 」听了她的话,我高兴极了,大嘴吻住了她的小嘴, 用力地吮吸刚软下去的肉棒又有了复苏的迹象。 察觉到肉棒的动静, 玲姐抬起头对我妩媚的笑道: 「小坏蛋, 还行吗?」我用下体往她身上拱了拱 笑道: 「你忘了我的网名了吗, 我还早着呢。 」说完就翻身压在她身上。 她赶紧用手抵着我的胸膛道: 「停下, 休息一下放心,姐姐今晚都是属于你的!只怕你吃不消!」说完爱怜地抚摸着我的脸颊。 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我们两个不停地做爱, 沙发上、地毯上、桌子上、房间内的床上都留下了我们欢爱的痕迹 我们还在玲姐和她老公的结婚照下干了两炮让他看着我们幸福的样子, 直到半夜了我才搂着昏睡过去的玲姐躺在他们结婚时的床上睡着了!头顶上她老公一直看着我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