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已经过了两个月了,我还是记忆犹新。 我是上班族,31岁,有个固定的女友,我的工作过年过节常要送一些简单得礼品去给客户, 那年的礼品是新竹有名的腊味礼盒我记得买的数量是230份, 因为这样讨价还价过程认识她。 她39岁,个头155公分,45公斤, 孙燕姿的发型不长不短,很有韵味,可想而知年轻时应该还不赖。 花莲人,离婚,小孩跟家人都是在老家花莲, 自己来到西岸工作听她说以前年轻做过私人公司小职员, 也做过那种阿公店的出纳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台湾国语有一些些土味。 因为工作而认识,她的工作还满正常也单纯的, 就是店里出纳。 认识后闲聊才发现她住在新竹交流道附近,而我住竹北, 其实还满近的所以她下班时大多搭公车,那公车是往关东桥的。 我也不知为什麽,对她特别有一种好感,我想可能就是所谓的熟女爱好。 虽然工作关系认识,往后也或许还有配合的机会, 因为我们每逢过节都要采购礼品送客户所以也跟她关系尚佳。 那天下了班心血来潮,打电话给她,其实还满尴尬, 因为还没约过熟女人妻去吃过饭所以也抱着试试的心态。 她说她晚上10点才下班, 我也顺着她的意说: 「我今天也要加班, 所以可以顺道接你回家。 」不过她好像也不排斥,应该是不好意思麻烦我的感觉, 我就说: 「你别客气我只是顺道。 」其实那时我已经有感觉她不会拒绝。 时间到了, 我打电话给她说: 「我正要下班, 会经过你店的那条路在那里等。 」约好后,她真的在那,不过还真的是素人, 淡妆、简单的套装、很一般的高跟鞋不过还很好聊啦!马的, 时间还真快一下就到她们家巷口了,不过在车上我还视奸了她好几次, 因为她穿的是黑色内衣那个薄套装隐约透出黑色内衣轮廓, 我更确定她应该私底下满骚的。 往后几天又载了她两次,因为我总不能以天天加班为理由。 不过机会来了,月底前她还有一天假,我更不用说了, 业务人员自由得很又可以开公司车来混,不过因为她要睡到下午, 所以直接约晚上6点。 我说带她去好玩的地方逛逛,因为她来新竹一年还没真正去玩过。 出发前,我也不客气地喝了一瓶「蛮牛」,感觉好像会发生什麽事吧, 哈!到时间我去接她,快到巷口,看到一个穿着时髦的女人, 发型满像的。 车靠近发现真的是她,红色紧身T恤、黑色迷你皮裙、黑色丝袜、高跟凉鞋, 那个凉鞋还真是酒店风跟又细又高,不愧是待过阿公店的员工。 吃饭时发现她妆化得浓多了,也有种冶艳感觉, 就是有点台湾国语否则真是极品,超想把她吃了!吃完饭带她去新丰天德堂看新竹夜景, 感觉她还满开心的在山上我尝试跟她用眼神交流, 没想到她还真的跟我对看了一下 然后说了一句: 「看什麽看, 不认识啊?」我看人不多于是大胆地牵她手, 说了几句甜言蜜语她也没反对的样子。 后来牵手牵了一下,因为我手汗, 她说: 「把我弄湿了。 」这句话还真挑逗, 我马上跟她说: 「真的吗?我摸看看。 」她笑得很开心。 时间九点,该是带她去光复路上的TV-PUB简单喝个酒的时候了, 一切都还在可控制计划范围内。 在PUB还满少人的,连我们只有两桌客人, 所以我选了一桌角落的桌子。 一开始我们坐面对面,一人喝两杯长岛冰茶(浓度够又顺口, 灌醉女人最佳饮品)我发现她脸红了,应该快醉了, 该是下手的时候了。 我坐到她旁边,两人都背向着客人跟服务生, 我把手放在她大腿上她没反抗,我把她的皮裙撩高, 虽然有反抗一下不过还是屈服了。 黑丝袜内透出她的红内裤, 所以随口问了她一下: 「奶罩是不是也是红的?」她迷蒙的眼睛看着我点点头。 马的,这时我已经管不了后面的人,聊天的客人还满接近我们, 我说: 「我要看你的内衣衣服掀起来我看。 」我半命令地跟她说,手已经在她大腿内侧游走一会了, 不过她好像越来越进入状况腿自动张开,人靠向我就依着我肩膀。 红内衣,果真是红内衣!我心里已经完全没有什麽道德观了, 想看看她的奶头我伸手把她的红内衣往上掀, 丝袜褪至大腿手指也不安份地往阴毛下的水濂洞前进。 一手转着她的奶头,一手顺着洞滑入,真的是滑入, 因为已经真的湿了。 这种又热又湿的感觉,手如果换成鸟,可想而知有多爽!她正面已经完全暴露, 背面当然看不出来。 我靠近她的脸颊,发现她还想亲我,我原本就想上她了, 根本没什麽好考虑的轻轻的点一下嘴唇。 因为在店里晚上11点,人好像变多了,不过她因为我一直重复着上下同时作业的快感, 唿吸时快时慢渐渐地小声呻吟起来。 当下我只想插入,可是实在不想被冠上妨碍风化, 我告诉她: 「我带你去找一个地方休息。 」买单走人。 出了PUB,她有些晕了,走得有点不稳, 可是还是被我扶着上车我直奔「甜蜜蜜Motel」, 因为便宜又安全就是旧了点。 到了Motel, 我说: 「我们洗澡好吗?一起冲个鸳鸯浴。 」她这时比较清醒,不过该做的是还是要做啊!哈哈!这次我就不客气了, 上下其手是一定要的我这次直接来个舌吻,我想, 她是素人应该没病,我那时也没想这些,只觉得要搞到她欲仙欲死。 不过我还是有个小小嗜好,喜欢女的穿漂亮高跟鞋做爱, 她也刚好穿着性感高跟凉鞋。 操!我们先来个69式互吸,果然是素人, 新鲜无异味不过她的吸功一般,但是我舔着屄发现她一直在抽搐, 最勐的是她大喊: 「我要!很养(台语)……」靠!没戴套她就坐上来了 我还看着床头的套子时她就把我的鸡巴套了进去她很湿的屄里。 她不断地扭动,好像火山爆发,一直扭一直扭, 说真的我都有点被吓到。 靠!好像是遇到痴女的感觉,我的鸡巴好像是她泄慾的工具一样。 我开始反击,她真是轻盈,于是用「火车便当式」抱起她干, 让她脸跟脖子爆青筋。 她比我还更享受,我只觉得又爽、又湿、又热, 鸡巴被热热的扇贝包覆着还不断流出扇贝汁。 射了,中出,完全不想射在外面,直接中出。 爽!爽!爽!回去的路上,她还是一副半晕半醉状, 我希望她不会这样跟我断绝关系。 我问她: 「过年要回老家吗?」她点点头。 隔了两天尝试着联系她,她电话通了,不过没接, 我挂线了不好意思再稍扰她。 我一直到公司要跟她店里结帐那天才直接去她店里, 发现她不在店里一问才知道她家里有事,提早回家过年了, 我也不敢多问怕被她同事察觉有异。 现在已经3月了,她还是没回新竹,我想起她说过, 她想回老家工作可以照顾小孩,我想这样也好。 X琪,祝你往后人生一路平安、顺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