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武汉的男孩。 前几天我去汉口办事(嘻嘻,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哦!公事!)回去的时候在航空路上公车, 因为是四月天还不是很热所以就有了这段故事——我前面的那两个女孩穿的可真是爽!外套是一件风衣, 穿着白色细肩带的背心外面穿上一件长袖的薄毛衣, 下半身则是质料柔软的超短紧身窄裙!本来她们就长的漂亮。 加上⒈⒍⒌的苗条身材、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腰肢、清丽的相貌和含羞知性的摸样, 染成栗色的金发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类型!上车之后我就紧紧的靠在离我近的那个染金发的美女身后, 因为是周末人特多,几乎连站得位置都没。 于是我借着公车的颠簸故意在她身后蹭,一下, 两下……看她的脸色慢慢的红了我的心情真是怎一个爽字了得!嘻嘻, 一不做二不休,我干脆把手从她臀下升进她的裙子里, 紧紧的贴在她的大腿内侧好滑好嫩呀,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 或轻或重地挤压好像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那个美女浑身一镇, 把她那水汪汪的大眼向我一横既象娇嗔又象哀求的朝我看着, 那副叫人为之瘫软的俏样令我不得不暂缓魔手, 我笑嘻嘻的把嘴对着她的耳朵说: “妹妹 你叫么名字?”顺便添了她的耳朵一下。 “吴……吴云。” 令人销魂的声音娇喘吁吁的说。 “去那?”“鲁巷。” 邪!爽!要晓得从航空路到鲁巷有一个多小时的路耶!我的魔手开始慢慢的动起来, 真爽啊光滑的肌肤,娇嫩的美女怎能不让人销魂?臆?怎么还没碰到内衣?我的手越来越放肆, 越升越里面 直到……碰到湿润的花瓣为止!哦耶!所有这些都指出一个事实: 她, 没穿三角裤!啊爽啊, 我的小弟弟挺起半天高!我邪邪的朝她一笑: “你不乖哟!”她那羞红的双颊, 怎么看都不象不穿内裤的那种荡女嘛!看着她那娇羞的摸样 我不由淫心大发看看周围的人都没注意我们俩(呵呵, 看我们的亲热的样都“知道”我们是情侣嘛)我把西服裤子的拉链一拉 就把我的小弟弟解放了!赶快把她的风衣一拉 就把我的小弟弟隐藏好了!当吴云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 我已经把我的龟头插她的花瓣里了粗大的龟头几乎是直接顶着她的贞洁花蕊在摩擦!反正她的阴唇都水漫金山了。 看这她那因惊诧而发白的白皙的面容,我心里不由有了一丝罪恶感, 不过马上就消失在因颠簸而产生的快感中了。 吴云努力着把腰部向前,试图把蜜唇从我的硬挺烫热的龟头上逃开, 还没来得及庆幸双腿间一凉,我又压了过去, 这下吴云被紧压在椅子的侧面上再没有一点活动的馀地。 吴云立刻发现了更可怕的事,我利用她向前逃走的一瞬间, 在她短裙内的右手把她的短裙撩到了腰上。 这回,我的粗大阴茎,和她的裸露的大腿和臀部, 完全赤裸地接触了。 她不由发出一声娇喘: “恩!”她的女伴惊异的转过头来一看, 正好看见我和她的樱唇的接触马上羞红了脸转过去, 跟本没想到我在性骚扰。 一不做,二不休,我干脆把一只手圈到她的细腰上, 用手指把她的左圣女峰从毛衣外包容真是人间的天堂啊!于是我一面亲着她的樱唇, 摸着她的乳房一面还在下面借着汽车的颠簸插她的阴唇, 而在这时根本没一个人来观察我们!而她开始的一些本能的抵抗也随着抽查而消失 慢慢的她几乎全身都靠在我的身上而臀部也开始配合我的动作而做微小的挺动!要不是我用嘴堵住她的嘴, 她一定会大声的叫出来而现在她只有从鼻子里发出一两声娇哼, 不过这样我就更受刺激。 不过这样只在表面插不爽,因为车左右摇晃我不能用力, 不好站立着插她的位置也不好,正好在座位和走廊的交际处, 我们动作幅度一大坐着的人一看就会发现。 不知道上帝是否听见我的祈祷, 她旁边两个坐着的人起身下车了!于是我故意说: “老婆, 我们坐一个座位让一个给你的朋友吧!”不理会她的哼声(她这时恐怕已经半昏迷了)和她的朋友的惊诧, 我用两只手把她的细腰往我的怀中一抱用小弟弟把她向前一顶, 进里面的位置坐下。 还好,有她的风衣和我的西服挡住我的小弟弟的爆光!嘻嘻!一坐下来, 我分开她的双腿从背后再一次进入她的身体, 她不由自主地扭动臀部及腰部迎合我的攻势这样使她更加舒服, 这一次我除了是用快速抽插的方式搞她直哼哼外我还把我的右手放在她的右乳上慢慢的摸。 左手从她的腰部伸进去,哇操!原来她连乳罩都没带!呵呵!便宜我了!我贪婪地亵玩吴云的乳峰, 娇挺的乳房丝毫不知主人面临的危机无知地在魔手的揉捏下展示着自己纯洁的柔嫩和丰盈。 指尖在乳头轻抚转动,我能感觉到被玩弄的乳尖开始微微翘起。 于是左手就在她的衣服里面上下乱动,有时还和小弟弟一起对她的花瓣上下夹攻, 内外夹攻于是在从上长江大桥开始坐下来插一直到马家庄我射精, 短短一个小时内她高潮了六次!呵呵!完事后我温柔的 悄悄的替她整理衣服又拿出纸巾伸到她的花瓣上搽去精液。 她红着脸让我温柔的服侍她,呵呵!整理完后, 我一抬头还没和吴云说一句话就看见一双美丽的乌黑的大眼睛盯着我们!我心头一惊, 不会是有什么人看到了吧!再一看嗨,原来是吴云的同伴疑惑的看着我们, 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时候有这么亲密的关系呵呵,只要她猜得到!哈哈!不过, 她也长的满漂亮的啊!闪动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象烟雨弥蒙的天湖一样迷人 两边脸蛋透出健康和青春的艳红色在她雪白的肌肤上分外动人, 全身白晰粉嫩凹凸有致,肌肤细腻无比,身段玲珑美好, 光坐着我就要流口水了!低头吻了怀中玉人一下 想着马上就要和她分手看着她脸上还没完全消退的虹彩, 我真是舍不得她离开我的视线啊!勐的灵光一闪 嘿嘿!我可以跟着她嘛反正我现在没什么事, 公司的事明天回公司去做也可以啊!哈哈!!!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顽皮地添添云儿的耳珠 魔手不安分的在她裙下游动 轻声的问怀中的宝贝: “宝贝, 我今晚跟你一起好吗?”她浑身一镇转过头来朝我一瞪——娇羞妩媚的一瞪, 哀怨动人的一瞪似嗔似喜的一瞪——好似千万年转瞬即过, 一个羞涩娇媚的的声音传出一句话: “好。” 然后美丽的脸红的和什么似的低了下去。 爽~~~~~~~!!~~~~~~~哈哈!下了车,我和她们一起朝她们住的地方走去。 一路上一面和我的宝贝温存,一面套她的话。 原来,她们都是地大的学生,不想住在学校里, 所以在外面租了一间套房两室一厅,带厨房和卫生间(看来她们头蛮有钱的哦!哈哈!)。 她的同学叫张琴,是云南的,她则是湖北的。 前几天她们买了一张光盘,没想到里面有露骨内容, 特别是讲到女孩子如果光穿裙子不穿内衣上街的话 里面会很舒服。 所以她们就想试一试。 没想到还没试一天,就碰上我这个色狼,害她准备保持了廿年的纯洁处女被我所破!说着说着她竟然搂着我哭了起来!害得我陪了千百个小心, 说了千百个笑话发了千百个誓言, 终于使她破涕为笑!然后我小心翼翼地问了两个问题: “恩……你们觉得爽吗?还有你们谁出的这个主意?”她脸一红, 低了下去微微晗首,用蚊子才能听到的声音, 说: “不是我啦!”然后就勐的向前跑去和前面的女孩嘻闹去了。 而我,站在温柔的夕阳之下,真是觉得——老天待我太好啦!!!!回到她们住的小窝, 张琴回她的房间去了我则和我的漂亮宝贝边嬉闹边炒菜。 当我回过头来要把手中洗好的菜给吴云时,我呆住了, OH MY GOD!这是怎样美丽的一副夕阳美人图啊!透过窗来的阳光温柔的斜照在吴云身上 生得一副鹅蛋脸两条柳叶眉,一对眼睛,澄清得和秋波一样, 不高不低的鼻儿就象玉琢成的,樱桃小口,不够一寸;雪白的面容仿佛是透明的一样, 可在这之中又有娇嫩的粉红在闪动脸上皮肤, 白中透红红中透白,润腻无比,吹弹得破,额上覆看几根稀疏的刘海, 越显出无限风姿;她修长的玉体波浪般起伏着 露在文化衫的肌肤黄金似地令人意乱神迷。 吴云还没发现我的异样,径直炒她的菜, 口中还在说: “快!敢当!快把菜给我啊!快煳了!”她回过头来一看 发现我呆头鹅一般站着 又好气又好笑的催我: “诶!快点啦!”被她婀娜身裁、风情万种的娇躯迷得晕头转向的我再听到天籁一般的声音时, 再也忍不住了!!!我要!!!我一把扑上去 从背后伸手轻按她的双乳轻柔地按揉着, 口中念念有词: “噢, 我的小宝贝让我来好好地爱抚吧???”左手伸到前面, 在她才换的文化衫里搂住她的盈盈细腰用食指及大姆指将诱人的乳头来回轻捻着, 右手摸她的臀在她紧身裤里面探索那美丽的大草原。 她马上忍不住了,俏脸上红霞满面,娇喘吁吁, 但还是说出了一句话: “张……恩……张琴还在……”“她好象在睡觉。” 我骗她。 “菜……”“把这个炒黄瓜弄成黄瓜蛋汤……”没有了后顾之忧, 云儿也就默许了我的入侵。 我掩上门,吐出湿软的舌头,探入她的口中东拨西挑, 舌尖不断地挑逗着她的舌头。 云儿被我吻得仰头微喘,欲火在我们之间熊熊燃烧起来了!我将她的舌头卷了出来, 不停地吸吮着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在她那坚挺的乳房上毫无忌惮地搓揉, 又缓缓地一路抚摸下去细细地摸着她的腹部、肚脐、下腹部, 最后探入了紧身裤之中用手指大胆地拨弄着草丛下的花唇。 云儿全身一颤,修长的双腿急忙夹紧,可是我的手指宛如可怕的武器般, 不断挑弄着她的肉唇整个部位渐渐地湿了起来。 我的手指不断拨弄着,舌头更是卖力地蠕动着, 两片嘴唇拼命地把她的香唾吸了又吸吻了又吻, 云儿被我攻击得毫无招架之力了。 我 趁此良机,“刷”的一声就把云儿的紧身裤扯了下来!而云儿靠在我身上, 仰着头妙目微启,湿漉的红唇甘美地低吟着, 身、心完全溶合在喜悦之中等待着我的狂风暴雨的君临!此时我从裤裆中拉出勃起的肉棒, 牵着云儿的手让她握住怒棒上下套弄着;另一只手也从乳房抚摸下去, 经过腹部、肚脐、丰腴的丛草地带进而停留在桃源洞口 手指巧妙地拨弄着花唇甘甜的蜜汁不断流出, 把草丛沾得湿漉而有光泽。 他的吻也一路吻下来,从下巴、粉颈、肩头、腋下一直到颤动的乳房, 我将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尖尽情地舔弄,此时的云儿, 深深感受着那愉悦的爱抚而难忍地昂奋浪叫着。 终于, 我兴奋着道: “我这就带你上天堂吧!”我伸出双手抱住云儿的大腿, 让她背对着我跨坐在自己怀里;抱住她的丰臀 让她探到龟头的位置后轻轻地把她放下,肉棒插入花唇, 往上一抬???噢???云儿情不自禁地从口中泄出声音 身体开始上下地律动。 我扶着她的丰臀,帮助她扭动,自己也开始了充份地抽插。 然而,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原来是张琴来看菜怎么还不出来, 当她看见我们时不由得羞得霞烧双颊,“呀”的叫了出来, 云儿更是把羞得把脸后仰靠到我的肩颈之间, 羞红已经到了乳房上面!她还想逃出我的魔抓 可是我怎么会在兴头上就此放弃!我干脆把身体转向张琴 双肘夹紧云儿双手抬起云儿的大腿,让我们的交接处彻底暴露在张琴的目光之下!一对只有下半身半裸露的男女, 在别人的目光中云儿不断将高翘的屁股挤向我的腹部, 而我更加拼命地驰骋着。 突然,云儿越动越快,越动越卖力,不多时, 全身一阵颤抖她低哼了一声,那话儿终于一而再、再而三地喷出了大量的浓稠流状物!她射出来了!我抱起云儿, 把她放到边上的椅子上坐好然后挺着我的大鸡巴, 就这样朝羞涩却又好奇的张琴走去! 张琴看我走去 依然昂首不动只是喘气声越来越大,面上的红霞更是可以跟天空的晚霞相媲美!我邪笑着一把把她抱起来, 手伸到她的裙下原来她不仅没换衣服,跟云儿一样没穿内衣, 还已经水漫玉门关!哈哈!我马上拨开她的外衣 露出上仰的缀着那淡粉红色如花蕾般的乳头的双乳 再一把搂住她的腰,腾的一下跨坐在自己怀里, 抱住她的丰臀让她探到龟头的位置后,肉棒插入花唇, 就是一插反正她已经淫水漫天了! 狂风暴雨之后, 我们三个赤裸裸地躺在云儿的小床上休息了一小会。 她们两个就光着身体到厨房去弄菜去了(实际是我把她们的衣服抢去不让她们穿, 反正在房间没人看得见!~哈哈)只听到她们在厨房里不知道说一些什么, 弄的笑了起来管她们呢!过了一会,云儿被琴儿推了进来。 只见她霞烧双颊地靠了过来,说出了一番让我惊鄂不已的话来!原来, 她们要我——做人体餐桌!这怎么行!我还打算大享齐人之福的哟!但就在云儿温香软玉的色像前 丰满高耸的乳房中我,不知怎么搞的就答应了!哇靠!但是我要求我的双手享有free的权利, 想摸那都行呵呵,她们也都答应了!于是, 我躺在床上头枕在温柔的云儿的腿上,双手在云儿身上遨游, 任由她们把菜放在我的肚皮上。 看着两个美女在身边不着寸缕的走动,玲珑浮凸的肉体, 婀娜的体态焕发着动人的青春气息的美女哟!啊!我的鼻血流出来了!!一顿饭, 就在嘻嘻哈哈拉拉扯扯中吃完了,她们还要喝饮料——我的精华啊!可怜的我, 只能手动身难移看得我五内具焚!原来,这就是她们刚才商量的“淫”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