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睛望着我那辆破旧的三菱吉普被无辜的吊在修配厂的起落架上, 正被不知道是几级技师的修理工大卸八块的在望闻切问着。 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红塔山习惯性的在烟纸上用舌头从上到下的舔了一口, 把烟纸舔湿许多人看见我这个举动感觉好奇, 就问我没什么这样舔一下烟?我就搪塞着告诉他们 这样舔一下好抽烟就不干了。 实际上只有几个贴心的哥们知道这个秘密,原来是以前上学的时候买不起烟, 所以为了一颗烟能多过会瘾相处了一个这样的举措, 以至于现在习惯了都改不过来了有时这场面是搞得我很尴尬。 没办法啊,不是一时半会养成的习惯也很难一时半会的改掉啊, 不是吗?一边吸着烟一边看着正在疗伤的三菱吉普 禁不住的想起这段时间消费的有些透支了这回修车有得好几大千啊。 妈的就这破车,我们地区还修不了,还得特意来趟省城。 要不是最近来个哥们这我这死糗不走,我也不能搞得这样拮据啊, 吃饭店住宾馆,喝酒吧,唱歌厅,还得泡马子, 妈的不就是求你办了件小事吗?用的着我这样报答你吗?看来以后找人办事的实现考虑考虑了 也不是我小气我欠你的,我承认,你来个一回两回的都可以, 可你不能三天两头的来剥削我啊妈的看我像个人似地, 夜夜歌舞昇平大把花钱,可那也是老子的血汗钱啊。 我也有老婆孩子要样啊。 突突的一震一震的手机震动把我从思绪万千的遐想里拉了回来, 拿起手机一看是个生号码没搭理它,可还他妈顽固得没完没了的突突地震动的有滋有味的, 接吧看看是谁。 刚懒洋洋的喂了一句,就被甜的有12个加号的小声给惊醒了, 原来是个女的这找她的领导请假。 还没等我说你打错了呢,她就连珠炮似地表达完了。 反正也闲着没事,就和她闲扯几句,在我的潜意识里这女的一定很风骚, 「你好大姐,我不是你们领导,你好像打错了, 不过你有什么急事我可以帮帮你吗。 」按理,那女的应该知道打错了,就说声对不起, 然后挂了。 可她没有, 而是和我聊了几句: 「哎呀, 老弟的对不起啊 你是哪里的啊?」反正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就如实的告诉她: 「我是XX的。 」我刚讲完我是xx的, 那边就夸张的惊叫起来: 「真的吗?我也是啊。 」妈的是就是吧, 用得着这样表达吗?我也得假装惊讶一些啊: 「是吗?还有这巧事?」我忽然灵机一动问: 「大姐既然这么巧, 你中午有事吗?」那边「干什么想请大姐吃饭吗?」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强, 我这回是领教了: 「是啊既然我们都在一个小地方住, 又在省城遇到了如果你有时间,我们中午就去吃顿饭, 你看……」那边「好啊没问题,大姐请你。 」看来这大姐是个场面人啊?我说: 「那就这么定了, 中午我去接你 你在那?」那边想了一会: 「好吧, 中午听我电话吧我挂了。 」电话响起了盲音。 我看着电话,纳闷着,真有这巧事,也他妈不知道谁大, 就姐啊第啊的叫开了,她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恐龙, 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青蛙就约定吃饭了。 又一想,不就是吃顿饭吗?事情要往好的方面想, 要是个美丽的小少妇什么的呢?在来个一夜情什么的 不也挺好吗?说句实话每一个心里和生理都完全正常的异性恋的男人遇到这事要不往性的方面想, 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讲他不正常。 因为我是个非常正常的男人,所以我一定要这么想, 要不我请她吃什么饭啊?心里想着无法预见的美事 看着被大卸八块的吉普车被师傅们娴熟的又重新组装到了一起 下来起落架打着火,请来个貌似权威的老师傅给听听发动机的声音, 老师傅从我点点头高声道没问题了。 很快我就被服务员礼貌的请到了结账的窗口, 交完人民币。 开车走人。 来到车水马龙的路边,看看时间。 11点多了,那大姐还没给我来电话,不是拿我开涮吧?不行, 我按已接电话的号码给她回了一个电话试探一下火力。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对不起,等急了吧?我刚买完衣服, 你来xxx商场接我吧?」我回答: 「好吧 我不认识你你记一下我的车号,然后你在门口找我的车, 会方便些」那边: 「好吧不见不散啊」。 我一听那个商场就这里不远,几分钟的路程, 马上怀着激动的心情快马加鞭的飞驰而去。 到了商场门口,找了个空隙转了进去停车,耐心的等待那大姐的到来。 天气已经是快到六月份的季节了,看着商场门口来来往往的有些已经穿起丝袜的各色美女熟妇, 简直有种「乱花渐入迷人眼」的感觉我转往那些穿着各种丝袜网袜的姑娘的大腿上盯着看, 我想要不是隔着车窗户我的眼珠子已经不知道飞出去几次了。 正在聚精会神的欣赏丝袜美腿的时候,就听见车门啪的一声打开了, 随着一阵沁人心脾的芳香味道一个女人拿着大包小包做到了我的副驾驶的位置上, 一阵和电话里差不多的声音响起「色狼,看够了没有, 我看你怎么净看人家女孩子的大腿啊」我勐回头 随着香味和声音望去仔细的看了一眼初次见面就如此伶牙俐齿的女人心想「看这女人说话的语气, 好像是外边人啊比较容易上手的女人啊,看来今天是要走桃花运啊」。 这是个打扮的十分得体的女人,皮肤白皙, 保养的非常好一看就是个白领或没怎么干过活的养尊处优的贵妇型女人。 这个判断也能从她的一见面就吸引了我的高贵的气质里面体现出了。 不用问了,这就是那打错电话的大姐了,看年纪, 应该比我大些看来我叫她大姐也没错。 「大姐,咱们中午去哪消费啊?」「你选吧」「好了」。 我把车停到了一家中档消费水准的酒店门口停车, 熄火下车替她打开车门, 问: 「大姐,我在这家吃过几次, 感觉还可以你看就这里行不行?」「行啊,我也来过这一回, 感觉也不错」「那太好了走吧」来到旋转门边, 我很随意的拉了她的胳膊一下让她感觉到我不至于被转晕, 其实我是有意而为那大姐很大方,像没感觉到似地。 我一看泡她的希望更大一些了。 找了个靠窗的单间坐下,让服务员把菜单拿过来, 我示意让她点菜她很大方的,全没初次见面的拘谨, 点了两个清淡的蔬菜。 这让我对她有些刮目相看了,这女人很不简单啊?我又拿过菜单, 点了两样比较高档的菜问道「大姐,你看可以吗, 喝点什么酒啊?」「可以了你太客气了,酒我不喝, 你开车也别喝了。 」妈的一个随时随地都能关心你的女人,最容易给人留下好印象了。 菜很快就上齐了,我要了瓶矿泉水,她来了一瓶百事可乐, 我们就边吃边聊了起来原来她是我们那一家银行的副经理, 而且毫无回避的告诉我她离婚了现在自己独居, 姓殷叫XX。 还熟稔的叫我以后有事可以去找她帮忙。 当她听完我的名字时,稍微的愣了一下, 问: 「你就是那个XX的老板 还有全地区的XXX全让你包了的XX吗?」我笑着说: 「别听他们瞎说, 没那么严重都是小买卖,赚不了几个钱。 」「哎呀,老弟你太谦虚了,看来大姐刚才说错了, 以后大姐还得找你帮忙呢?」「那没问题啊」就这样东拉西扯的吃完了这顿饭。 彼此都互相了解了,感觉也王八瞅绿豆,对眼了。 因为在吃饭的时候我们已经谈好了。 她要做我车和我一起回家的,所以我们吃晚饭就开车打道回府了。 在车上就已经无话不说了,因为互相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了。 这样在我把他送到楼下后,她让我上楼坐坐。 我也就没客气,随她一起上了楼,进屋后还没等脱完鞋, 我就从她身后抱住了她她也没怎么犹豫,就转身和我抱在了一起, 开始和我接吻。 其实现在的事情也很简单,向她这种单身的女人平时一定的很寂寞空虚的, 性方面也是比较压抑的在加上社会开放的程度, 所以对于我们初次见面就很自然的抱在一起就毫无顾忌了 也可能是她对我也有些了解也加快了我们这种苟且之事的进度。 我当然是不会客气了,现在既然女的肯和你出来吃饭, 又不排斥你就说明她可以和你上床了。 就这样,抱在一起亲了一会,然后她让我去洗澡, 我就拉着她说一起洗她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 其实有些事情你要趁热打铁就像洗鸳鸯浴,有些骚女的在家装的很正经, 要是和你出去开房就他妈像变个人似地,让她干什么都行。 进浴室脱衣服时,看得出她还挺羞涩的, 但这时你一定要打破她的羞涩这样下一步她才能更开放些, 她脱完衣服后我拉住她就来到莲蓬下,打开莲蓬先给她洗了起来, 这样我就有机会看遍和摸遍她的全身了慢慢的她适应了这种状况, 也开始替我洗了起来当给我洗大鸡巴时,她显得爱不释手, 认真的清洗了起来在她的抚摸下,我的大鸡巴很快就原形毕露了。 她惊讶的说: 「你的,鸡巴好大啊」鸡巴好大这句话, 在她这样一个和我初次见面的又有气质女人嘴里说出来 简直对我刺激太大了。 我飞快的拿起浴巾简单擦了擦身上的水珠, 又以同样的速度给她擦了一遍就亟不可待的把她拥进了卧室, 开始疯狂的做着前戏吻着她的全身,用手抚摸扣弄她的阴户, 她也疯狂的回应着我把我的大鸡巴都要摸爆了。 在她洪水泛滥,我也马眼滴水的同时,我把她按在身下, 以最原始的方式进入了她的阴道可能她久未行房事的关系, 感觉她的阴道特别的紧这令我很是舒服。 没想到遇到个如此美妇。 随着20几分钟的激战,我们相互拥抱着先后达到了高潮, 在她阴道的一阵有节律的收缩里我把一大滩炙热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射入了她的阴道内, 擦洗干净后她依偎在我的身上,用手一刻不停的把玩着我的大鸡巴, 和我聊天说太喜欢我这大鸡巴了,以后希望我还能来操她。 正在她把我的大鸡巴当宝贝似地把玩欣赏的时候, 我老婆的电话来了问我怎么还没到家呢。 我才从乐不思蜀的安乐里反映过来,赶紧穿衣服回家给老婆交差啊。 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看她太空虚和寂寞了就本着革命人道主义精神也随叫随到的宠幸她若干次, 就这样我们成为了炮友在一次电话事件后,被我老婆有所察觉, 才慢慢失去联系的其实我是不想惹火烧身。 最不可思议的是,她后来还把她的一个做幼儿园老师的闺蜜介绍了给我做炮友, 这个事情我以后这和大家聊聊。 。